工商时报社论区域经济整合谈判的平衡

工商时报21日社论全文如下:
 
 区域经济整合谈判,无论是TPP、RCEP或两岸服贸协议,都不可能寄望在谈判中「大获全胜」,如果会成为「不平等条约」,大概只有发生在清末列强以船坚炮利强逼清廷,才会造成这种结果。至于现代文明国家,无论是进行谈判的官员、或等候谈判结果的相关行业都知道,谈判是个取捨的过程,谈判的结果更是一个取捨的交换,谈判后各方将谈判结果依照各国法规程序,向国人报告、核备甚或取得核准。然而,谈判的结果,一定有些行业会受损,政府必须对这些行业事前安抚与事后补偿,在这方面,日本应是个可以学习的对象。

 日本于2013年3月加入TPP,当时已经完成17回合的谈判,在29章议题的谈判进展方面,包括服务业、政府採购、SPS措施、贸易救济、劳工与争端解决等章节已有具体进展;在技术性贸易障碍、电子商务、原产地规则、投资、金融服务、透明化、竞争政策与环境的法律条文谘商部分亦有斩获。至于在智慧财产权、竞争政策与环境等议题的进展,相对较为缓慢。另外,在建立有关工业产品、农产品、纺织品与成衣、服务与投资,以及政府採购之全面性配套部分,则有所进展。

 日本加入TPP虽然说不上「众望所归」,但从美国对TPP的态度由冷转热,可以看出美国对TPP有其战略规划,需要日本这个「大咖」来帮忙。美国的战略规划从TPP结构可以看出,主要成员国与入会磋商国大多由资本主义体系的国家组成,因而对中共产生排挤效应。然而美国很技巧地在成员中,安排越南为唯一社会主义国家成员,藉此表达TPP并非资本主义国家用来对抗社会主义国家的区域经济合作组织,更无意与中共所主导的RCEP抗衡。甚至2013年5月美国商务部副部长Frank Sanchez在日本接受採访时,还表示欢迎中国加入TPP。 

 日本既然洞察美国的用意,也就两面讨好,一方面继续参加「东协加六」的RCEP,另一方面在TPP谈判中也善用其影响力。换言之,日本不但在两大区域经济整合组织中取得平衡,更利用美国在TPP仰赖其合作,得到其国内与国外的平衡。

 在TPP谈判中,日本自从宣布加入TPP起,首相安倍晋三就强调,「该守护的国家利益要守护」,要求稻米、小麦、砂糖、牛猪肉与乳製品不列入废除关税谈判。这是日本在国内对于农产5大行业的事前表态或安抚,惟由于美日歧见太大,导致协商迟迟没有显着进展。然而日本也同时重申早日完成TPP协商的决心,强调TPP对日本带来经济提振效果,有意在美国总统欧巴马4月23日亚洲之行前释出善意。

 日本纵横捭阖的结果,据传双方已经达成彼此的让步,亦即儘管TPP谈判是以零关税为原则,但美国可能同意稻米、小麦、砂糖、牛猪肉与乳製品不列入零关税,换取日本增加美国稻米与小麦进口作为回报。此结果若是成真,将可让日本政府对日本农民有交代,稳住其国内农民选票;同时也让欧巴马总统对美国中西部农民有交代,稳住中西部农民的支持。

 在RCEP谈判方面,于4月上旬已经完成第四轮的谈判,取得的进展包括:市场准入自由化模式和各领域案文谈判进入实质性阶段,各方在关税减让模式、原产地规则、海关程序与贸易便利化和建立规则领域机制等方面达成初步共识,希望在2015年完成全部的谈判。然而,由于「东协加六」这16个国家,在经济发展水平与谈判立场的国内因素方面,仍有相当程度的差异,能否在2015年底前达成皆大欢喜的结果仍有疑问。日本在RCEP所要争取的应是汽车、电子等具相对优势产品的关税减让。

 台湾在两岸服贸协议方面,虽然以国际谈判之事前保密惯例为由,于事前沟通宣导不足,导致各种民怨集结,甚至引发学生佔据国会议场24天的「太阳花学运」。既然事前知道对印刷业、美容业等五个行业会有冲击,就宜对业者全面安抚宣导,并在国内媒体作适度的揭露,而不是只找行业公会沟通,导致多数业者被蒙在鼓里;至于编列高达982亿元预算,若只因应这5个行业的冲击,则问题显然太严重了。此982亿元预算的最新解释是为ECFA早收清单及后续协议中,所有受冲击的行业及员工所预备的补偿及安置经费。

 执政党一直强调两岸服贸协议受阻,势将影响未来参加RCEP及TPP目标的实现。实际上,RCEP既由中共主导,势必因主权问题,不让台湾可与各国政府平起平坐,最快要等RCEP完成后,再以特殊安排让台湾不被边缘化;若能如此,已是中共的最大善意了。至于TPP,则要看台湾加入对美国的「贡献度」有多大,毕竟美国「重返亚太」,有其特定目的,在美国企图围堵中共的情况下,台湾不但无法「左右逢源」,反倒「两大之间难为小」,要学日本在两强之间取得平衡,需要更多的智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