工商时报社论鼓励寿险业进入老人照顾产业

工商时报21日社论--鼓励寿险业进入老人照顾产业,全文如下:
 
 行政院研拟引进人寿保险业资金进入长期照顾产业,投资长照中心、安养村等机构,为快速增加的老人人口提供长期照顾的服务。这是一个具有前瞻性、符合国际潮流的政策方向,但要发挥实效,必须改变目前由内政部主导、从社会福利角度出发的长照政策。 

 我们乐见政府积极推动寿险业进入老人照顾产业,也呼吁行政院整合部会歧见,扫除政府部门各自为政的障碍,整合内政部、卫生署、劳委会、原住民委员会以及即将成立的卫生福利部,拟定出一个能够提供高品质、全方位、多元化、照顾弱势老人,并且减轻政府财政负担的前瞻性政策。 

 特别是立法院甫于本会期休会之前,三读通过《卫生福利部组织法》以及所辖次级机关组织法,将原本由内政部所主管的社会福利、儿童及老人事务,合併原本的卫生署组成卫生福利部。同时,2007年核定的《我国长期照顾十年计划》,实施至今期间已经过半,也到了应该进行中期检讨的时点,行政院应该把握此一重大组织调整的机会,全面重新思考现行的老人照顾政策。 

 台湾人口结构快速老化,早在1993年就已经达到7.1%,跨越人口高龄化国家的门槛。这个比例,在《长期照顾十年计划》提出的2007年升高到9.9%,目前我国的老人人数已经超过260万人,预计在2022年突破400万人;2025年之前,我国人口将有五分之一是65岁以上的老人。如何让成为社会主流的老人人口,能够活得有品质、能自主、有尊严,并且减轻年轻子女与政府的财务负担,乃是台湾社会能否和乐发展的重要关键。 

 老人的长期照顾政策,需要有优质的医疗体系,需要有专业与稳定的照护人员,于一定的失能状况下则交由老人照顾机构来服务。而所有服务的基础,则仰赖长期稳健的财务资源来支持。施行中的长期照顾计画,就以「居家式」、「社区式」与「机构收住式」三项架构来推动,以ALDs、IALDs两项量表来评估老人失能的程度,并且依据家庭总收入的状况,由政府提供居家照顾、居家护理、辅具购买、老人餐饮等补助。 

 例如对于轻度失能,定义是食物烹调、家务维持、洗衣服等五项生活机能需要协助的IALDs指标中,出现三项以上失能,政府每月补助上限25小时、每小时180元的居家服务经费。另外,中低收入户、失能且独居的老人,每人每日补助一餐,餐费为50元;或者对家中失能老人的家庭,依据轻中重度,给予子女「喘息服务」补贴,每年从14天到21天,每天照顾费补助1,000元。而我们经常看到的复康巴士接送,每月最高补助4次,每趟以190元计算,也是长期照顾政策的一环。

 至于最终需要进入长期照顾机构的老人,内政部对于符合条件的对象,给予每人每月最高18,600元的补助。目前全台湾的老人福利、身心障碍福利机构、荣民之家、一般护理之家以及精神复健机构,总共将近2,000家,可提供超过12万床的床位,平均占床率已经达到80%,虽然差可因应目前的需求,但是对于未来即将暴增的战后婴儿潮世代老人,显然是不足的。 

 关键在于现行的老人照顾政策,完全仰赖政府的财政税收来支应,在财政岁收捉襟见肘、老人人口又暴增的趋势下,势必难以为继。如果再坚持此种以「社会福利」为主轴的老人照顾政策,要不是逼迫政府举债、不然就是大幅缩减每位老人所能获得的照顾,二者都将导致灾难。 

 引进民间参与,建立活泼、多元、能够满足社会不同阶层老人需求的长照产业体系,是政府政策必然的方向。我们认为,现行老人照顾的法制架构,仍然侷限在政府补助、社会福利、公益团体的陈旧框架中,必须修改法令,引进民间资金,才能发展出活泼多元的老人照顾产业。 

 寿险资金进入长期照顾产业,就是引进民间资金的试金石。寿险资金的运用,与社会结构的演变原本就应该亦步亦趋;台湾近几年寿险资金浮滥,但是投资标的受到限制,逼迫大量的寿险资金流出海外,挹注他国的财政与产业。若能引导寿险资金回流,协助政府发展长照产业,将是对政府、社会、消费者、寿险公司多方受益的政策方向。 

 但是目前《老人福利法》规定,老人照顾机构必须是财团法人,公司组织无法进入;另一方面,寿险法相关规定也未能将长期照顾产业列为「保险相关事业」,因此寿险公司即使投入长照产业,将受到持股不得超过35%、并且不能派任董监事的限制。金管会对于保险资金进入长照相当鼓励,今年元月修正发布《保险业资金办理专案运用公共及社会福利事业投资管理办法》,放宽保险业投资社会福利事业的限制。我们建议行政院整合不同部会,以寿险业资金进入长照做为先锋,拟定出具有前瞻性、多元性、减轻政府财政负担的老人照顾政策。